榭楠

standby~I ever ever find you//

秋天女神都在穿什么


坐电梯时从一楼到二十楼 将楼层按钮全部按亮

曾经如此笃信并默许自己接受更多人坚信不移的愤世嫉俗,并与将来的会经历注定的事的自我达成共识这样不是自己想要的,如此有趣生动的人与人之间,你我之间……当你知道前10秒的接触与陌生人会奠定后10分钟的情感取向及氛围基调,就像一见钟情那种人鱼泡沫散在人海茫茫,虽不真实,但竟然是浪漫的邂逅;当自己得知自己并不反感马上想到那确乎存在的人与人的磁性效应而安慰几许,不免会引发这样或那样的哲思,可惜往往以淡然处之泰然自若的心态不去理会,但优于以这样信条去荷枪实弹去生活的存在;儒思禁锢了几千年的人的思潮,体内当然流淌着长江与黄河,继承着神秘东方的夜空与黯淡的星光。没有北国的浪漫夜空,没有那个疯子如椽巨笔用来拨开静谧下的朦胧星光,更没有米兰昆德拉的可以扭曲空间与红尘的独特概念…只是想渗透哪怕拥有周围人的生活,而去更好深入骨髓地想象着这奇妙世界。